高堂明敬

敬信高明真欢无恼;吃好喝好长生不老;辣鸡车手剧情为主。

【922x154 & 究惑& 黎闻】当归

  

★闻远第一人称
★都市生活爱恋
★前传:《蜚蜚》

  

    人自有,悲欢离合,晦明朝暝。

    你可知,嫦娥奔月,只是神话。

  

  前些日子,淘宝莫名其妙鼓捣了个闻所未闻的九九划算节。

  我眼疾手快抢了一盒稻香村月饼,十饼十味十块钱。确实划算,十分对得起节日称呼。

  其实,这主要源于我实在懒得亲自下厨。以至快递员猛砸家门的时候,我还闷在被窝里躺尸。

  直到秦究牵着嚯嚯在地毯下找到钥匙,快递小哥才算功成身退。

  嚯嚯刨开被子凑到我脸上就着口水舔几下。我决定待会儿起床只刷牙。...

【PUBG | 15:00】甜甜

  

  喻延酒量一向不大好。

  易琛将人抱到屋里的时候,喻延的娃娃脸红扑扑的。

  晋城冬天冷的一批。喻延像八爪鱼似的黏在易琛怀里。

  卢修和给喻延发的微信消息自动被易琛忽视。他想将人放下来,奈何怀里的宝宝怎么都不肯撒手。

  小傻团成一圈趴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慵懒的不得了。看见喻延软绵绵地挂在易琛身上,还嘲笑似的张了张嘴,转身眼不见为净。

  说来也是不可思议,喻延已经很长时间滴酒不沾了。结果竟在星空新一届年度盛宴上喝得妈都不认得。

  喻延位居榜首,今日光芒四射,兴致勃勃,酒过三圈,颁奖过后的宴席上,当着众人的面,慷慨陈词。感谢CCTV,感谢星空TV,感谢这感谢那了一通,然后冲去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一通...

【朝俞】绝代双骄·拾贰


◈拾贰·父母儿女

  

  贺盟主最早想娶的,确实不是谢汐。他兴冲冲带着聘礼去提亲时,脑子里还都是十几年前小白兔软糯糯的温和模样。

  可捧着白菜聘礼临到人家家门,竟被告知小白兔变成了野生兔,早不知云游去了哪里。

  多亏他急中生智,改变了提亲对象,这才有幸得以见到朝思暮想的情人。哦不,是夫人。前夫人。

  

  “你想娶谁,与我无关。”

  “你好狠的心呐~好歹夫妻一场~一日夫妻百日恩啊~”

  贺朝蹲在东苑墙脚仔细聆听着一出八点档情感大戏。

  这戏文文案还挺耳熟!

  贺朝打算再近一步,捅开窗户纸瞧瞧里面另外一位主演到底是谁,没等站起来,后背就被拍了...

【伪渣蝉鸣之末24h | 13:14】近水楼台

  

  华夏历9012年,时立阳帝唐森在位,以其生性温和懦弱,四境之外,无不虎视眈眈。

  华夏历9013年冬,蛮族大举入侵,仅四月连下五城,大将军独子临危受命,暂掌虎符。

  华夏历9014年春,清华军退敌千余里,黑水之战告捷。至此,失去五城全部夺回。

  

  “三万精兵驻守黑水城,其余人马随本将军回都。”

  阳字旗矗立城楼中央,三月末温和清风吹响旗帜,胜利的声音传遍华夏大地。

  贺朝身披战甲,望向军队中心。

  谢俞正斜挎医药箱,抬眼注视军旗。

  

  『你确定你要留下?』

  『嗯。』

  

  营帐是个好地方。

  能将所有愁苦统统掩盖。

  夜半,精兵良将美梦正酣,贺朝独自惆怅。

  他这也算功成名就了,...

【宫崎骏处暑24h | 08:00】魔女


★卡尔西法视角第一人称

   

  环境太美丽
  就算是死神
  也会变得温柔善良

  
  
  风和日丽,草长莺飞。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古朴而典雅的小镇里,流传着一个恐怖传说:移动城堡中的哈尔王子,是会吃美丽女孩心脏的怪物。

  我兢兢业业操纵城堡,对此流言不置一词。

  苏菲那老女人已经进家门许多天了。作为一名全职清洁工,她丝毫没有身为女仆的自觉性。我提醒过她:不必如此负责。但她还是坏了事。

  “都完了,不漂亮了,即使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哈尔哭得很绝望,我上次见到这样的场景还是他被分手之后。青天白日里像个孩子一样涕泗横流。不过,我最担心的不是他,而是...

【伪装学渣8.10群像计划·万里星辰】23:00 | 流年


★疯狗第一人称

  
 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
 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紫微星流过
 来不及说再见
   


  立阳二中,位于立阳市郊区商业街地段,前倚清华包子铺,背靠北大状元楼,毗邻公交站,西接地铁口,交通便利,环境优美,空气清新。

  学校占地200余亩,建筑面积近80000平方米,地势广阔,气势宏伟。校内绿树成荫,碧草如毯,繁花似锦,是教育教学的理想场所。

  学校师资力量雄厚,教研能力突出,教学成果显著。建校至今,已为浊华、东大等各级各类高校输送了近万名合格大学生,为社会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

  立阳二中建校六十年...

【饼渣】乡村爱情


  陈塘村今年收成不好。雨水稀少,大地干旱。龙三儿作为全村的希望,顶着压力准备去外面的世界打拼。

  临行前,隔壁李家三娃子来跟他告别。他们是啃手手,踢毽子,在泥地里一起滚大的感情。李三儿甚至扬言这辈子非龙三儿不可。

  龙三儿不知自己这一去,究竟何时才能回来。他忍痛不去看李三儿,视线飘渺说着绝情的话:你,找个好人吧。

  李三儿偏执得很:小爷我这心就犄角旮旯的地方,也再容不下第二个人!俺这辈子就你一个!

  龙三儿叹口气踏出了陈塘村。

  

  外面的世界果然和村里不一样。

  见惯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子弟,这里,又是另一番天地。

  龙三懵懵懂懂跟着出海的人往返劳作,他...

【饼渣】一支藕引发的命案


  今天是个好日子。

  敖丙家池塘里种了三年的莲下崽儿了。

  映日影照,整池植株荷叶,只结了一支藕。

  敖丙他爸像当初百姓看哪吒似得要把这怪胎连根拔了去市场卖个好价换肉吃,给待在乡下没见过世面的各位兄弟姐妹们改善改善伙食。被敖丙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成功劝其放弃了这不人道的邪恶念头。毕竟三年来料理荷塘敖丙鞠躬尽瘁,实在是舍不得将照养如此之久才生出的藕卖给别人。

  于是……
  水槽里,敖丙将刚刨出来的藕搓了泥,洗白白,轻手轻脚搁在案板上准备大展身手一番。
  

  “敖丙!”

  敖丙提刀扬起的手停驻在半空。

  他怎么从娘家回来了?

  “我娘要我带你回家吃晚饭!”...

【朝俞】绝代双骄·拾壹


◈拾壹·我想要的

  

  疯狗这雅号本是江湖集体给他起来褒扬他的。只是不知怎的,慢慢就演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他们都说,疯狗发起疯来比畜生还凶。江湖半数人都不敢靠近。所以姜楠都不知道,唐森当初肯接近他到底是谁给的勇气。

  

  唐森初出茅庐,背着药篓混迹江湖时,压根儿不懂得人心险恶。傻白甜相信世界上的一切只要真心对待就会有回报。后来,傻白甜几经吃亏,将这道理加工传承给了两位徒弟。傻白甜成功晋级为聪白甜。

  

  此刻,聪白甜扯着自己的袖子不撒手,生怕他一个冲动做出什么出格事,姜楠表面友好相处,将自己的胳膊再递过半分,送到唐森手上,让其牢牢挎紧。...

【朝俞】绝代双骄·拾


◈拾·长辈上线

  

  果不其然,谢俞猜对了。

  疯狗拉着师父风风火火赶去了立阳城。

  谢俞一个头两个大。

  这老家伙,能不添乱吗?

  谢俞拿着师父留下的字条,跟客栈掌柜道了句谢。

  他刚打南边过来,现下又得匆匆南下。

  近三天没怎么合眼,他想整死那老东西的心都有了。师父偏偏还就跟着一起作妖。

  不是说好乖乖听话在这里等他将谢汐带回来的嘛!

  小的不听话,老的也不让人省心。

  

  “哎?薛兄知道嘛!什么武林盟主的新婚妻子让人给劫了!”

  “知道,恐怕如今全天下无人不晓,官府出大力正在寻武林盟主被劫的妻子。”

  “你说当官的...

我关注的人

© 高堂明敬 | Powered by LOFTER